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尹恒斌:绥阳县的“江苏STYLE”

尹恒斌:绥阳县的“江苏STYLE”

  绥阳的发展陷入困境时,遵义市委想换个新人说不定能干好,“死马当活马医”,把尹恒斌调过来,没想到“选对了”

  文|《小康》记者 谭畅 绥阳报道

  天朗气清的仲夏夜,忙完公事的尹恒斌习惯带属下到绥阳县城霓虹闪耀的河边散步,这个来自江苏建湖的县委书记、曾被当地人“当猴子一样看”的苏北男人,已经在这个黔北小县工作了近两年时间,他欣喜于这里每一天的变化,并微笑着跟每一个认出他的老百姓打招呼,看到地上有散落的纸屑,他会静静地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冷不丁有溜旱冰的男孩儿“嗖”地一下从他身边滑过,还不忘扯着嗓子喊“尹恒斌!”他呵呵地笑,毫无架子。

  “像看猴子一样看这个沿海来的县委书记”

  尹恒斌之所以能来到绥阳,跟贵州省引进县委书记计划有关。

  郡县治,天下安。经济基础较差,工业基础薄弱,交通不够发达,城乡差距较大是贵州绝大多数县域经济发展的桎梏。为此,贵州的主政者明确了“不但要引进项目,还要引进人才”的思路。

  2010—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山东、河北、重庆5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实现了贵州省管辖下的每个地级市至少有一个发达地区调来的县委书记。尹恒斌作为第二批9名县委书记中的一员,于2011年10月12日赴贵州报到。

  来到贵州之前,作为江苏省建湖县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尹恒斌2011年8月从江苏盐城市委组织部接到了一份来自贵州省委选拔县委书记的通知,他最初根本没往自己身上想。

  直到市委组织部长当面征询、市委书记亲自打来了电话之后,尹恒斌才意识到事情的重大。

  报名、接受贵州省委领导的考察,一番程序走下来,他的成绩在被考察的江苏官员里名列前茅。他意识到,自己随时可能被通知到贵州就任。

  但赴任的消息,还是来得有些突然。

  2011年的国庆节7天假期,尹恒斌还在忙建湖县的工作。“我家在盐城市,7天假期去了建湖3次。”10月9号,突然接到通知,说12号赴贵州报到,只有两天准备时间。不仅如此,他还被告知一报到就要准备开党代会。

  “这和原来的计划不一样,我原来听到的是要过来考察一下,然后回去交接,再来上班。”事出突然,这让尹恒斌年迈的父母和他的朋友们都难以接受,离开家乡那天,多人垂泪相送。

  下了飞机,看到贵阳机场,尹恒斌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陈旧的机场航站楼甚至比不上江苏地级市的一个小机场。但是贵州省委组织部和遵义市委组织部领导的热情迎接打消了他的某些顾虑。

  当晚的欢迎晚宴上,尹恒斌面对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无从下口。他没有想到贵州菜跟江苏菜的差别那么大。晚上8点,尹恒斌吃完晚饭回宿舍看报纸,到了10点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肚子却饿得怎么也睡不着,他下楼走到街上逛了200米,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馆看到江苏的扬州炒饭,高兴得不得了,吃饱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他就前往绥阳县所处的遵义市。现任贵州省委宣传部部长、时任遵义市市委书记的喻红秋跟他大致介绍了绥阳的情况,风尘仆仆的他没来得及休息,就立刻参加了遵义市下午5点召开的全县干部会,会上,尹恒斌作了一席颇具文采的发言,“我从美丽的黄海之滨来到神奇的云贵高原,从锦绣江苏来到多彩贵州,从水乡建湖来到诗乡绥阳,进了绥阳门就是绥阳人,做绥阳人说绥阳话干绥阳事吃绥阳菜……”

  发言结束,遵义市一个领导对他开玩笑说,“我们像看猴子一样看这个沿海来的县委书记。”

  当天下午,结束完会议的尹恒斌立即赶赴绥阳,还没进县委办公室,县委办又给他出了个难题:“明天早晨,绥阳县县长和前任书记要和贵阳中电投的领导在贵阳市就一个60多亿的煤电化循环经济项目进行商谈,尹书记您去不去?”这个问题一时间让尹恒斌很难“接招”。

  “去也对不去也对,但是我连绥阳县委大门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表态呢?如果不去的话,万一大项目没谈成,那不是一个遗憾吗?”他心里嘀咕。所有人站在一旁不吭声,于是他问了一同来绥阳的时任遵义市委组织部长周素平:“周部长帮我出一个主意吧,去还是不去?”

  周素平面带微笑,不温不火,沉默了半晌后对他说:“尹书记啊,现在你自己决定了。”

  “这句话我一辈子记得。”他神情凝重地说,“那一句话就意味着,从这个时候开始,已经没人帮我说话,绥阳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当家,绥阳的山山水水都由我负责,压力千钧!”

  想了五分钟,说出一个字:“去!”

  次日早上8点半,双方举行会谈。刻不容缓,到绥阳报到的第一天,尹恒斌就连夜开始工作,当晚8点出发,晚11点他赶到了贵阳,顾不上休息,直接去和前任书记和县长会合,几个人一直聊到夜深人静。

  尹恒斌请前任书记主持会议,听对方代表介绍情况,再让分管同志进行交流沟通。商谈结束后,他这位新任的县委书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首先欢迎并感谢你们选择绥阳,绥阳的干部团队会更好地服务于这个项目。虽然还有一些需要双方共同克服的困难,但需要绥阳做的事情、甚至需要省市支持的事情,绥阳县委县政府一定会尽量帮忙协调。”

  听罢,中电投领导对尹恒斌说,绥阳的项目再不开工,真的对不起绥阳的县委县政府。

  茶楼“抓赌记”

  贵阳出差归来的尹恒斌,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这座县城。

  绥阳地处黔北,大娄山脉中段,幅员2566平方公里。和贵州其他县比起来,绥阳还有几分平地,地形并不算陡峭,但群山围绕的县城在江苏平原地区生长的尹恒斌看来,一时还是不太能够适应。

  “知道什么是开门见山吗?我现在就是。”他对女儿说。

  在一篇文章中,尹恒斌写道:“山多得让我心里压抑,总是觉得自己看不开,望不远。有时,我不禁在想,贵州的长期贫困,是不是也与这层层大山有关呢?在这山重水复之中,大山,不仅阻挡了人们前进的道路,更重要的是还阻挡了人们想象的翅膀,禁锢了人们飞跃的思维,封锁了人们创新的观念。”

  西部地区长期习惯于闲散安逸的生活,伴随这种安逸而来的是官场慵懒散漫的作风,大部分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抱着安于现状的心态潇洒度日。虽然没有人敢在县委书记的面前表现出来,但在绥阳生活一段时间后的尹恒斌,还是慢慢感觉到绥阳当地干部在思想解放程度、执行力和工作作风上与沿海地区干部的差距。

  他上网浏览论坛,上下班迟到早退现象普遍、城市脏乱差、上访不断和赌博等的负面消息充斥网络,甚至有网友直言:“绥阳这几年没什么发展,唯一发展的就是茶楼。”

  在中国的西南地区,“茶楼”已经不仅仅是喝茶聊天的地方,那里更多的被当做赌博娱乐的场所。网友的讽刺刺痛了尹恒斌,他领悟到,干部作风不正的话,即便是招商引资招来项目也留不住。尹恒斌把县委办、纪委、组织部的领导召集起来认真调研,并先后制定出台了《中共绥阳县委关于加强作风建设的意见》和《绥阳作风建设五年规划》,要求狠抓教育引导、示范问责、评议报名、暗访曝光和办案惩戒。

  一段时间后,绥阳干部作风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但也有少数干部陋习难改。

  2012年5月的一个星期一晚上12点左右,尹恒斌忙完手头的工作,心生一念,他和绥阳县委办主任一起,挑了一个灯开得最亮的茶楼,打算看看哪些人“不怕死”。

  那个茶楼有6间包房亮着灯,客人们都在打麻将,桌上摆满了钱。尹恒斌让县委办的冉主任现行辨认了一遍,有两桌人不认识,估计是客商;剩下的四桌人里面,都有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最令尹恒斌恼火的是,县委委员、郑场镇党委书记雷谨新和一个穿制服的公安民警都坐在了堆满了钱的牌桌上,“看到公安民警穿着制服赌钱那一刻,我气得心在发抖!”

  尹恒斌进去的时候,谁也没有在意,直到有一个人胡了,一推牌就看到门边的县委书记,一震!其他人也跟着慌了!接着就连声道歉,作势离开。

  “走什么?桌上的钱怎么分呢?”尹恒斌让大家先坐下,“你们比我辛苦,我加班加到十二点,你们现在还没下班,我代表县委过来慰问你们。”尹恒斌痛斥了打牌的公安,“我真恨不得扇你几个耳光,再扒掉你的警服!”他说,“你是公安,是抓赌的,自己怎么还赌起来了?”

  公安民警哆哆嗦嗦,流着眼泪表示不再赌博,并在次日当着全县公安干警作出检讨,这一举震动了公安队伍,从此以后再也没人熬夜打牌。

  尹恒斌又对雷谨新说:“我天天担心我能不能把绥阳工作干好,能不能带领绥阳人民过上幸福的日子,我不知道你那个镇有几万人,你是否有同样的想法?你这个镇是不是抓得很好了?”

  “我一辈子不打了。”雷谨新说。

  “一辈子不打也没必要,我也不在这儿干一辈子,我也抓不住你,更不愿意再抓你。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吧!”他说,“你能力应该比较强,只有能力过剩才会熬夜打麻将,因此我要求你郑场镇今年年底的考核要在全县前进三名以上,倒退就撤走,前进一两名也要做检讨。”

  事后,雷谨新主动在全镇干部大会上作了检讨,并在2012年年底考核中完成了前进三名的目标。

  “老婆觉得我被县委书记抓住打牌很扫皮(丢脸),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现在天天陪老婆打羽毛球,家庭氛围变得很和谐。”他笑着说。

  在雷谨新看来,因为偏居一隅,贵州人民的生活向来比较闲散舒适,朋友们聚在一起打牌已经成了当地的一种生态,但有的时候也是出于应酬,“领导下来检查工作,不打麻将的话好像工作没有对接好,服务没跟上,但是长时间无休止的打麻将的确有损政府工作人员形象,我们需要一个大环境,而尹书记就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环境。这对政府对家庭对个人来说,都是好事。”

  同为基层政府的管理者,雷谨新的苦恼同样适用于尹恒斌,一次省里开会,一位领导半开玩笑说不敢去绥阳,书记很厉害,不让打麻将。

  在尹恒斌看来,这句话里包含一个潜台词,那就是“你找我服务、审批就要慢一点”。他想:“时间长了会不会对绥阳发展形成压力?‘你管我们我们就不跟你一起玩,工作上也不支持你!’”后来,尹恒斌也开玩笑回应那位领导:“抓班子带队伍——抓绥阳的班子带绥阳的队伍,我从来没说过带上面的队伍。”

  “这就是一种困难。”他说,“你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的环境跟大环境是分不开的,大环境好了小环境也就好了。现在贵州全省都在抓作风建设,也就不存在领导要‘打麻将’的事了。”

  为了强化作风建设,绥阳县纪委、县委组织部、作风办还专门成立了暗访组,上班前暗访蹲守、上班期间突击深入,到县内各个早餐店、茶楼、酒楼等场所蹲守,对干部上班时间外出就餐、娱乐等行为进行暗访,制作电视专题片予以曝光。

  不仅如此,绥阳县以损害发展环境的突出问题和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为突破口,先后查处了涉及到国土局原副局长、县住建局原副局长等的受贿违规批地案,风华镇光明村原党支部书记等的侵占低保金案,向全县干部敲响警钟。

  2013年6月,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委政策研究室编印、经过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三次签批的《绥阳县加强作风建设的主要做法与经验》被当做工作情况交流下发贵州省各市县,作为典型加以推广。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把客商举过头顶”

  在尹恒斌当政的两年,绥阳各项指标都较过去有了显著提升,在全省88个县区市GDP增速排名中,绥阳县从2011年的倒数第五跃升到正数第五,今年上半年,绥阳县的综合测评名列全省第十四位,工业增幅甚至抢占全省88个省区市第一的位置。

  而这些成绩的取得,并非看上去那样容易。

  绥阳的土地面积是尹恒斌过去工作过的江苏建湖县(1160平方公里)的两倍多,但建湖县在尹恒斌离开的2011年的财政总收入就已经超过了60亿元,而绥阳县2011年的财政收入仅为4.9亿,不到建湖的十分之一,这甚至比不上尹恒斌任党工委主任当时、面积仅三十几平方公里的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

  事实上,绥阳县在贵州的条件并不差,这里距离贵州省最大的工业城市遵义38公里,离贵阳和重庆也不远,交通方便;这里不但盛产天麻、杜仲、金银花等中药材,还蕴藏着煤、铁、铅、锌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水能储量,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前的农业经济时代,当地还有一句话叫“贵州农业看遵义,遵义农业看绥阳”。

  但在尹恒斌到来之前,绥阳的经济发展出现了严重滞后的态势,所有开工的重要项目全部接近停滞。

  2011年前,由于干部吃拿卡要、拖拉懒散,绥阳县的城市综合体“诗乡印象”签约两年后仍然无法动工,公司董事会一度打算放弃前期投入2000万元重找项目。在尹恒斌的敦促下,现在工地上塔吊高耸,一派繁忙,一期工程已经全面封顶,二期工程已经启动。

  尹成斌常说“把群众当亲人,把老百姓举过头顶;把政府当亲人,把客商举过头顶。”遇到有人不认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会毋庸置疑地说“政府不是老大,我们要用服务的理念来招商”。

  在他看来,绥阳自身优势加上政府良好服务,不怕招不来有实力的客商。

  尹恒斌为绥阳带来的,不仅仅是沿海的思维和作风,干部交流、考察的机会,还有不少江苏建湖的客商慕名而来,但他并不认为这就一定是好事,也不打算把眼光都盯在江苏。

  “第一要积极招商,加强联络。第二要招大商、招好商。如果客商冲着我这个江苏人在这里当书记,问我要若干的政策,我会很为难。所以我定下了规矩,谁来都可以,但必须实力强、业务精、人品好。来了以后大家公平竞争。”

  绥阳县绥遵高速公路连接线工程(幸福大道)是总造价两三个亿的项目,在投标的时候,江苏盐城一位企业家参与竞标,结果却以每亩地低于对方十万元的差价输给了福建的客商。“招商我不愁,要用我们的人格魅力,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服务理念来招商。不仅仅局限于几个关系网来做,所以也保证了绥阳既是快速发展又是风清气正。”

  尹恒斌谈到,遵义市市委书记喻红秋去年调任贵州省委宣传部部长之后的一次交谈中告诉他,起初把他调到绥阳的时候“心里捏着一把汗”,绥阳近几年发展缓慢,遵义市委在找不到破题之策的时候想到换个新人说不定能干好,于是就“死马当活马医”,把尹恒斌调过来,没想到“选对了”。

  “既能脚踏实地,又能仰望星空”

  引进一个人才就是引进一方产业。在尹恒斌被引进的第21个月,他又“出手”引进了一个县长助理,这是一个来自湖北武汉、刚刚从清华大学化学与工程技术专业毕业的博士生,名叫杨春。

  杨春放弃了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组织部签的协议,带着他刚刚在清华大学念完思想政治教育学硕士的未婚妻一起来到绥阳。杨春初识尹恒斌是在2012年12月1日,尹恒斌受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之邀到清华开设讲座,谈“如何做一个县委书记”。

  之前爱好研究基层政府管理方法的杨春和几个兴趣相投的同学一起,创建了“清华大学基层研究会”,协会的导向是让不了解基层的同学真实、全面、生动地了解中国基层的现状。

  杨春慕名去听了尹恒斌的讲座,据他介绍,那堂讲座吸引了清华大学不少学生参加,在讲座的中途还不停有人加入进来,从晚上七点开始的讲座,最后到晚上11点才结束。

  “书记给我们的感觉是,既能脚踏实地又能仰望星空。”杨春说,“很多同学受到尹书记演讲的感染,都很迫切想要了解这个城市。”

  从2012年年底开始,杨春一共到过绥阳三次“每次过来能感觉到一个明显的变化。”他说,“真正吸引我来的是工作的氛围,这里有良好的事业平台,在西部像尹书记这样解放思想开拓进取,把绥阳的各项事业都做到蓬勃发展,是不太容易的,在对待群众、对待客商的态度上,这是真正打动我的。”

  为了尽快熟悉绥阳的县情,杨春阅读了县志、政府工作报告等大量资料,他认为他未来所能做的,是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为绥阳的支柱型产业——煤电一体化和煤电循环做出贡献,同时利用自己清华大学的资源为绥阳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除此之外,尹恒斌引进了一个同样来自江苏的郑场镇的党委书记,并在2012年向全国公开选拔了二十几个乡科局级干部,这在遵义市也极其罕见。

  作为一个外省来的县委书记,尹恒斌在努力让自己融入绥阳的同时,内心如履薄冰:“我们要晓得好歹啊,贵州人拿出这么多县委书记的岗位给我们,是对我们巨大的信任。客观上讲,我们已经影响了县长、副书记、副县长等一群人的进步,所以我们只有作出更大的努力,组织上才会觉得努力没有白费。”

  不过尹恒斌直言,自打来到贵州他就没有把自己当外地人,他常常跟下属说:“你们都要向我看齐。你看我是怎么做绥阳人的!”

来源:《小康》

TOP

好一篇纪实报道,拜读了。
难忘九曲螺江,犹念圣水三潮。。。。。。

TOP

  尹恒斌任毕节市委常委

  中国经济网毕节5月12日综合报道(彭博) 据贵州毕节日报消息,近日,中共贵州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尹恒斌同志任中共毕节市委委员、常委。

  据中国经济网地方党政领导人物库资料显示,尹恒斌,1970年10月生,此前担任绥阳县委书记、贵州省绥阳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尹恒斌简历

  尹恒斌,男,1970年10月生,汉族,江苏射阳人,1991年0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3年06月参加工作,党校研究生学历,江苏省委党校社会学专业毕业。

  1989.08-1993.06 南京大学强化部、哲学系学生(其间:1992.10-1993.01江苏省团委实习);

  1993.06-1995.07 江苏省盐城市委组织部组织处办事员;

  1995.07-1997.12 江苏省盐城市委组织部经济干部处干事;

  1997.12-2001.12 江苏省盐城市委组织部副科级组织员(其间:1998.02-2000.02抽调至盐城市企业改革发展办公室工作;1998.10-1999.01在盐城市委党校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2001.12-2003.05 江苏省盐城市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副处长(其间2002.10-2003.01在江苏省委组织部帮助工作);

  2003.05-2007.11 江苏省盐城市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

  2007.11-2008.01 江苏省建湖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2008.01-2009.02 江苏省建湖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其间:2005.09-2008.07在江苏省委党校社会学专业学习);

  2009.02-2009.10 江苏省建湖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

  2009.10-2011.10 江苏省建湖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2011.10-2015.05 贵州省绥阳县委书记、贵州省绥阳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2015.05- 毕节市委常委。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