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专家联合考察双河洞(日志)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专家联合考察双河洞(日志)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专家联合考察双河洞(日志)(转贴)
作者:徙鸟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348844923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队员名单]

法方队员:
    Jean Bottazzi、Eric Sanson、Pascal Orchampt-aquilina、 Robert Peyron、Olivier Testa、Florence Guillot、Philippa Bence、Florence Colinet、Nicolas Faure;
中方队员:
    李坡、贺卫、钱治、韩风、吴清林、余庆龙、宋林伊;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225]

    10:07从贵阳出发,一路没有去年的惊喜和未知,却也掩饰不了昨夜的激动,等待,再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再见,双河,我又再次回来,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人情的世故,再见淳朴的心。
    12:03经过遵义市区,没做任何停留,也许这个城市也不适合我的存在,有过的牵挂,有过的朋友,也就这样渐渐远去,有的人真的是离开一时,离别一世,当石头也都腐化了,你还相信什么永恒呢?只是现在尽力快乐吧!
    14:15在绥阳吃完午饭,继续赶路,最后的71km,就是大家心存所依之地。修路,扩宽,使很多地方仅能容一辆车经过,走走停停,心也开始激动起来,按耐不住的:为何不尽快到达?
    熬到17:22,又见到太宗,又来到去年的住地,坐在导游位的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冲下大巴,抢了绥阳记者的第一个镜头,第一个踏上曾经让我忘记伤痛,找寻梦想的地方。又见老友分外的热情,亦受到绥阳县长的热情款待,泡酒喝掉不少,只是我没机会品尝。
    饭毕,温泉泡着就是舒服,要是天上再飘着鹅毛雪就更好,只听见淅沥的雨声,心情也是放松,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人情的世故,一切是如此自然,等待明天新喜的工作,未知的路程。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226]

    昨晚安排好的分组,清晨起来,又出现变故:愿计划走的黄瓜头洞临时改到了山王洞去测量支洞。
    等所有队员,等车的到来,10:04出发,经过二十分钟左右到达桂花,本组队员[Jean、Eric、大Florence、Philippa、Robert],向山王洞进发,开始今天的工作,徒步到达洞口,所有队员换好装备,开始向左边的支洞出发。
    当2005年双河成为国家级地质公园以后,当地为了保护洞穴资源,部分比较有价值的洞穴都采取了封堵的方式。为了进入支洞,我们必须先爬上高高的围墙。没走多久便出现一条铺砌过的便道,一直向洞穴深处延伸,今天任务在身,大家也不是观光团,加快步伐,半个小时到达一处竖井,做保护,打点,队员依次降到35米的井底,继续前进。艰难的路程开始,在夹缝中下降,再下降,在溪水中逆流上行,没多久,一座三十多米的瀑布让大家阻止不前。队员四出寻找着出路,未果。最后Jean开始攀岩,剩下的队员做保护,整理绳子,静静等待。当Jean到达上面平台没多久。路,他找到了,一段未测量的洞道。再次做好系统,大家又使用SRT依次上行,上到平台,部分队员在等待中补充营养和水,商量分组。最后,Floreance和Philippa到夹缝的对面寻找瀑布内是否有能进行测量的洞道,其他人员横移到平台另一头,开始对未测量段进行测量。大概测量两百四十米左右,又和已测的洞道重合,此段结束。于是转战另一段未测点。继续,涉溪,洞穴攀岩,瀑布攀岩,周围除了河水就是汗水在流淌。Robert总是礼貌的的让我走在他的前面,不想阻挡任何人的道路,可岁月留下的现实,也不得不让人担心,于是有意识的不让他离开我的视线,可在一瀑攀处,却久久不见他移动的身影,隐隐感觉出事儿了,放下包,返回救援。小心返回到他的位置,才知道他的水鞋在攀登过程中遗失,这和拆掉他一条腿有什么区别!问清了地方,开始在水中摸索,可在他所指的地方怎么也找不到,放弃,向下游攀去,很快在一水缓的平台处找到他的另一只脚。整装,继续前进在陡坎中攀行。又一个竖井,这次却没有可以出去的攀岩线路,放弃。返回又将来时的路再走了一遍,有些路也开始感觉似曾相识,却未走过。半小时后,在Jean的带领下抄近路回到了三十五的竖井处。本组依次上升,当Robert上升没多远,另一组的队员也返回到这里。终于轮到我了,不知是绳子还是今天运动强度的问题,上升却没有训练时的顺畅,又一次体会肉体的折磨,还有十五,十三,十一,九,两臂已经感觉承受不来,一天没进食,一天没有补水,明显的感觉到了脱水,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割了绳子,让我飘吧!挂在绳子上休息、放松双臂,冲刺!我终于熬过来了!其他队员很快上来,原路返回,步速也比来时快,到达桂花时,天已经暗了,等了好一会儿,19:34大巴才到。到太宗饭店等待其他队员返回,没有寒冷,没有饥饿,没有口渴,只有麻木。当所有队员返回,吃饭,大量进食,有开始担心,今年不会又多十斤肉回去吧!饭毕,大家总结今天工作,吹牛,等待明天行程。完成日志,休息。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227]

    依旧六点醒来,迷糊中熬到八点起来,整理好自己的内务,吃掉早餐,一天的行程即将开始。
    09:48出发麻黄洞,又一次相会,是如此的熟悉。今天和Jean、小Forence一组,到洞穴深处查看、测量三个问号点,地图显示3.5公里左右。
    前半程和平常的旱洞没有太大的差别,上坡、下坎、左转、右转,在洞中萦绕着、急行着,慢慢的洞道变窄,并在阴河中行走。开始河水还没没过水鞋,也小心的注意保持身体的干燥,能攀过去的地方,尽量不下水,可再怎么回避,再怎么躲闪,却逃脱不了湿身的宿命。渐渐的水淹过了膝盖,没过大腿,人也不断的在水中匍匐前进,最后除了内脏,没有任何的地方没被弄湿。到达测点,开始今天的工作,一个点接着一个点继续,看着渐渐变宽的洞道多希望能将双河的长度扩大开来,却不想,最后只测量了三百多米,就在一个塌方区将所有的路隐没掉,其他几个支洞也被泥土所淤积,而无法向前通行。结束今天的测量,到地图上所标示的未知点前进,去看看是否可以继续, 在洞内加快脚步,很快也将这段未知段走完,也是被一个塌方区所阻止,在塌方的乱石堆里搜索了尽半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延续的路,结束几天的工作,开始延原路返回。路途中,在一个又一个的岔洞口,看到自己留下的标记,一步又一步的走向光明、接近出口,知道自己未走错的路,是何等的兴奋。
    19:14到达桂花,没过多久bus也开了进来,看着自己一身的泥,其实有时候寒冷也是种幸福。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228]

    昨天把探洞服洗了,把泥也清干净,火边烤了一晚,将就着穿。开始感觉疲劳,有偷懒的意图,选择了没有使用S.R.T的组。又和Eric到大洞偏洞,去拍照、测量。老想着不使用S.R.T却忘记了寒冷,忘记了大洞偏洞的河道、风道,塌方乱石。到一切都想起,已经不能回头,不能撤退了。
    09:45出发,本组队员[Eric、双Florence、Philippa、吴清林]向着大洞偏洞方向前进,又是个熟悉地方,依然记得去年和Eric、Alex到过的地方。
    很快下车,模糊的记忆在行走中越来越清晰。小Florence满脸的惊奇和兴奋也一览无余。中国对她来说是如此新奇,相机也一直不停工作着:老房、古树、水田...
    到达大洞偏洞,换衣服,穿好装备,开始向洞中走去,大风、塌方区,依旧是去年的线路,如此熟悉。
    到达第一个岔洞,开始向右走,又经过水道,弄湿半身,走着也没觉得冷,慢慢进入未测区,开始今天的工作:裂缝、大厅、溪流...最后又被一个塌方所阻挡,没有再能前进的路,休息,返回。
    在返回途中,队员们在洞内对大厅、洞道拍照,记录洞中的真实和工作的艰辛。这时才反映出语言不通带来的交流障碍,许多布光灯的方向设置需要演示才知道,而我手上的闪光灯也因为接触问题,时好时坏。缓慢返回着。
    四点不到又到达来时的塌方区,没有停留,直接穿过,返回洞口,卸下装备,入包。回到公路,等待bus。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229]

    今天工作很轻松,分组队员继续在洞中游离,车辆问题,我没有参加分组,在火边坐着上网。快中午时,中方工作基本完成,老贺哥、老李哥返回。吃完午饭,继续上网。
    五点过,观光组的队员到达:草草、沫沫、小光、欣欣、LULU;一起吹牛。给她们安排好住处,吃了晚饭,泡温泉。
    四年一得的29号我居然在玩儿,没有下洞,在这里整理这几天的日志。没有下洞,郁闷。也是个星期五,等待朋友些的到来,热闹的明天。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1]

    早晨分组。和Jean带着沫沫、草草、小光到山王洞的一个支洞,地图显示比较复杂,岔洞很多。未进洞以前就叮嘱大家不要离群单独行动。
    做着大巴和其他分组一起到达桂花,开始今天的体验旅程。走十多分钟山路,到达山王洞洞口。检查好队员们的头盔、灯,出发。
    先翻过围墙,便在修砌过的步道上前进,乘队员们的兴奋,步伐也和我们在洞中的行进速度相近。
    很快就在乱石堆中攀爬,进入深洞,做系统,做保护,开始下35m的竖井,一个一个的检查好装备,一个一个的下到洞底。收拾好装备向洞穴深处前进。攀岩、涉溪、徒步,几百米的路行进得异常缓慢。沿路的陡坎、深沟,很多看似危险的地段,总是担心着,小心翼翼的让她们通过,也保护着。
    到达第一天来的那个瀑布攀岩的下面。草草在攀登过程中因为抓点松脱,摔伤了屁股,等她确认没有大碍继续前进,上爬到另外一分支洞道。
    Jean开始教小光、草草测量设备的使用:草草记录和绘草图,小光作为后测点。我则带着沫沫前面探路,寻找未知。
    在一个小厅出现了三个岔洞。从右边开始一个一个的搜寻。沫沫忙着拍照,我则到各个支洞继续探路。一会儿后面测量组也到达这个小厅。突然Jean叫我们小心,原来我们踩掉了以前有人走过的痕迹。休息会儿,草草摔伤的屁股也开始反应了,下陡坎不是很方便,小光和Jean继续从右边的路前进测量。草草和沫沫则在这个岔洞停留,等待,吹牛。我走最左边的水道想下前进,开始感觉到次段洞道的复杂,支洞、塌方,走着走着感觉又回到了原地,很多熟悉的地方,返回刚才岔洞和草草、沫沫会合,继续吹牛。要求她们把头灯都灭了,让周围一片漆黑,摆着鬼故事,伸出了黑手...哈哈...
    等待很长段时间,也不见小光和Jean返回,也开始冷起来,让草草和沫沫继续等待,我沿着Jean他们前进的方向搜索,没多久找到他们的测量点和留下的痕迹,继续,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下降,一个支洞一个支洞的爬,最终还是因为洞道复杂,丢失了他们的痕迹,而自己一转身却回到了刚才进来时,大家休息的地方。看到存放在这里的食物和包。吃了块饼干,按原先走的路到草草她们那里集合,等待。
    没多久,Jean和小光也回来了。大家开始回撤。又是艰辛的路,考验意志的时候到了,也是她们挑战自身极限的时候,体能早就消耗殆尽。慢慢的保护着,终于回到竖井下,这里是最痛苦的35米,也是我和Jean所不能帮助的,必须由他们自己完成。双系统,双人上,等待,也只能静静等待。一个、两个、三个。一小时后也轮到我,上顶、收绳,继续向洞口回撤,路上虽然掩饰不住的疲劳,可兴奋也是挂在大家的脸上的。
    到达洞口已经八点过了,回到驻地也快八点半,匆匆吃过晚饭,大家都到温泉里泡着了。
    晚上和Jean总结今天行程。Jean很满意,对三个新人来说:小光和草草第一次测量,就完成了三百米,而且Jean今天起初也没打算测量的,很好;沫沫第一次进洞就进行这种难度的探险,非常的好,以后她进行其他困难的洞穴探险,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2]

    这几天的觉真的很好睡,晚上十二点不到就上床,也没有多久便睡着了;早晨依然七点不到就醒来,可全身的肌肉却不怎么听大脑的指挥,赖在床上不想起来,非等到八点过,大家都醒了,才会磨蹭着起来洗漱。然后开始到处游荡,催别人起床。
    吃早饭前Jean指定我和Olivier去龙塘子上洞测量。地图显示2.5公里到达测量点。吃过早饭,jeep车载着我们两组人,到达龙塘子天坑也开十一点了,看着巨大的天坑,我好象在地图上忽略了下到天坑底的这段路,三百多米的下坡路,下着不算什么,上坡才是痛苦啊。
    和Olivier到达上洞洞口,满地山羊粪便的臊臭。换好灯进洞,还算平整的两公里过后,开始出现螃蟹道。在裂缝上行进,手脚并用着,两边的岩石也风化严重,稍不小心,便有掉到裂缝里的可能。我们只能步步为营,慢慢向前推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达测量点,开始今天的测量。
    中间到达一个竖井需要攀岩才能上去,Olivier用扁带做了一个抓点,攀上瀑布继续测量,上去后的路较为好走,不用担心跌入什么裂缝了,但还是狭小。最后到达第三个陡坎,Olivier再找不到前进的路,只好说finish。可我明明看到上面的洞口,便从瀑布下攀了上去。有抓点,是个仰角;有危险,中途气灯也不断被水所熄灭,而不得不挂在空中点灯。上去后没多远出现了两条水道。从右开始,慢慢探索,很快到达个塌方区,没有找到前进的,返回岔口;走左边的洞道,一路攀行,到达一个大厅,光源不够,感觉很高,简单查看下返回,认为有路可以继续。把情况简单告诉Oliniver后,我们开始回撤,结束今天的工作。
    当回撤到上洞洞口时,16:05。另外一组的队员也约定四点半出洞,等待,补充能量和水,久不见有人出洞,我便和Olivier开始向天坑上撤退,当我们到达路边时,Philippa、大Florence、吴清林早就到达这里了。询问才知道,他们组也仅仅早我们几分钟出洞,也在路边等待jeep多时。
    很长时间也不见车来,太阳也把大家晒的懒洋洋的,索性在阳光下烤袜子、睡觉。大Florence也不断的电话,焦急着。直到六点,jeep赶到,原来余师送老钱哥他们到绥阳坐车回贵恙去了。
    回到驻地,没有伊伊在的世界清净了许多,吃饭,泡温泉。

TOP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3]

    早晨吃过早饭,准备参加分组,却因为只有两组进洞,而且都是去洞里收前几天遗留的绳子、挂片,又停留一天,呆在住地上网;
    中午开始有学员陆续到达,给他们安排住处;
    直到晚上,所有队员全部到齐,安顿好所有队员,继续在温泉中享受。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4]

    今天学员开始培训,理论+实践。而我们却要大大湾去测量,寻找能加长双河洞系统的未知洞穴。
    吃过早饭,看着满桌子的食物,以为会有大量队员出门,可看着其他队员转过的背影才知道:桌子上的所有食物全是为我们去大湾的队员准备的,汗。收拾需要的装备:六根绳子,大量挂片,手转,锚钉...东弄西弄的,六个包都还没有把所有要用的东西收完,还有一根长绳散在外面,只好这样散着了,搬了半箱水,食物也放箱子里。大家把所有装备搬上jeep,向大湾出发,大约半个小时到了双河公路的尽头,却由于昨晚的小雨,湿了山路,jeep无法上行,只好把所有东西又搬下车。四个人无法全部带走,精简再精简,用的装备是不能减的,只好把食物和水精简了,仅带了一天的午饭和水,再顾了个背夫向大湾出发。可问题顾到的是个女背夫,南方小家碧玉的感觉,没有北方的粗犷,看着她背着的大包有点于心不忍,可却找不到其他的背夫了,而我们每个人也有着重重的包,唉~~~这一路一直是上坡路,还有很多地方不好走,我们都感觉体能消耗很大,小家碧玉就更不用说了。大家也只能走走歇歇,一点一点的向大湾靠近。海拔不断升高,所有人的衣服也是慢慢的减少,汗水也没有停下来的势头,顶着、撑着,终于到达大湾,那也是三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找了户农家把装备卸下,安排好住地,随便吃了点东西,开始今天的工作。向前几天其他队员来这里定好位的洞穴出发,沿线也找寻别的新洞。最后确定测量嘛沙沟消水洞。很快穿好装备,我开始到前面去探路,Pascal和大懿则开始测量,蟑蟑也陪在他们附近拍照。
    不停的下陡坎,不停在洞中攀爬,向前推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达一个岔洞,这里是个塌方区,听到了水声。Pascal估计了下时间,停止了今天的测量,再向前探了段路。突然大叫起来,我们赶到他的位置,灭掉所有的气灯、LED灯,顺着他指的方向,隐隐的看到了光。
    大家一下兴奋起来,估计是到洞口了。开灯,加快脚步向光源前进。可走到了才知道,那仅仅是半道上的一个天窗,原来是麻沙沟消水洞给我们的一个小小惊喜。看着前面未知的黑暗,大家结束今天的工作。按原路返回。洞中的绳索依旧挂着,让它们静静等待我们明天的工作。
    当我们返回地面时,已经八点,天也黑得见不到路,阴霾的天空也没露出半颗星星,只好借着头灯的光芒赶回驻地。在回程路上,向导老赵又带我们看了下瓦房洞洞口。
    回到驻地。洗手、吃饭,高兴着、兴奋着结束今天。我和大懿一张大床,蟑蟑和Pascal一张大床,嬉闹着入睡。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5]

    八点过才懒懒的爬起来。半夜被冻醒了好几回。单薄的被条,馊臭的味道比我们身上的味儿还重,床也凹凸不平,像在洞里睡了一宿。大家起来都叫冷,看来昨晚冻醒的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
    洗漱,老乡给我们弄早饭,整理今天可能使用的装备,吃过早饭,继续向麻沙沟消水洞进发。
    直接到达麻沙沟消水洞,很快穿好装备,到达昨天的测量点。继续昨天的工作,Pascal和大懿向前推进,我则和蟑蟑去看水洞分支。经过一堆乱石块,便进入了地下河。窄窄的洞道,水量也不是很大,仅没到小腿,可洞顶的高度灯光怎么也打不到。逆流而上,攀爬着,经过两个瀑布,攀爬也越来越危险。让蟑蟑停下等待,我继续向上逆行。再经过两个瀑布就看到了两条水道,选择了右边的一条,继续上行,也很快到头,搜索。从一个狭窄洞口爬过,到达一个小厅,看到两个水道的如水点,却因为狭小,不能再前进。一回头,却也看到了光亮,兴奋,又一个天窗。试图上爬,快到一半时因为危险,放弃。回撤,从右边走另一条水道回去,发现两具牛的残缺骸骨。很快与蟑蟑汇合,追赶向前推进的队友。
    在一个塌方巨石区赶上了Pascal,简单的说明了支洞情况,继续到前面探路,一路看到的都是塌方洞道,没有生长的痕迹。一路上不停的听到北京队员叫饿,饥饿让他们无所适应,也无法工作。Pascal一是一脸的无奈,吃了四顿,还是不能让他们支撑下去,一直嚷着饿,可又能怎的,工作也得继续。不停找着惊喜,刺激他们的神经,前进。
    最后在一个很大的塌方区,不能在继续前进,怎么也找不到路,有条可以到顶的路,却因为碎石、湿滑,没有太多抓点,放弃前进。测量完成后结束今天的工作,返回,撤锚点。又是天黑七点过到达洞口,不过天空也没有阴霾了,很多漂亮的星星。
    回到驻地,等待晚饭,粗统计这两天的测量长度:麻沙沟消水洞现在测量长度1114米。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6]

    早晨八点不到就起来。昨晚不知又被冻醒了几回,翻来覆去的一直没有睡好。大家都不愿意再呆在床上,凹凸不平的床板,结块的被子让大家早早离开这“温暖”的床。洗漱,整理装备,等待早饭。按照昨晚的安排进行着:我和Pascal去竖井;大懿和蟑蟑、老赵去找新洞口定位。
    一路上肌肉早僵硬得没有感觉,背着三十多今的装备上坡、下坎。先到消坑湾大消坑测量。Pascal做系统,我在后面测量。过了三个点,测量八个点和昨天的洞道连接在一起,完成地一个竖井,上升收系统,向下一个竖井进发。
    很快找到第二个竖井,又做系统,下降、测量。半小时到达竖井底部,环境是如此的熟悉,原来我们是下的前天在麻沙沟消水洞主洞道发现的第一个天窗。拍了几张照片,继续向其他的未测量支洞出发,15:04返回地表,收好所有设备。和约好回去的时间相差很远,意味着我们还有时间去看其他的洞。于是向瓦房洞出发,进洞,测量于16:00结束该洞测量,却没有找到其他的路和麻沙沟消水洞或其他洞相连接。还有很多时间,又背着装备去看其他的洞。没过多久,开始玩起了丛林穿越,在大片的毛竹林中听着水声找路,慢慢的行进,却时不时的被竹条抽在身上,老疼。17:04,开始向驻地返回。远远的就看到了来接我们的车,车上的人也看到我们显眼的衣服,不停的按着喇叭回应我们。
    脚步也加快了,到驻地收拾所有装备,搬上车。开始返回温泉,路上没有了来时的激动,却有着离开的高兴,对大多数人都是种解脱。
    余师将jeep开到桂花,换由老贺哥来开。余师傅则去开bus,载着一车等待以久的学员和老师。
    到了太宗旅社,发现九部、小光、伊伊到来。换了衣服,到温泉镇的政府食堂吃晚饭,镇领导请客。山上下来的四个人狼吞虎咽着,很快将面前的食物清扫干净。大懿却没有停下来的的意思,又换了一桌继续。
    饭毕,准备去泡温泉。回到太宗旅社取裤子,看到九部这桌又继续闹腾,吹牛,瞎扯着。中间Pascal过来,计算了今天的测量结果:消坑湾大消坑竖井垂直35米,第二个竖井垂直44米,麻沙沟消水洞总测量长度1508.9m。
    等大家都闹够了,一起去泡温泉。到温泉后一堆人掩饰不了喝完酒后的兴奋,嬉闹、拍照。直到23:00才回到太宗旅社。
    躺床上完成今天日志。

TOP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7]

    今天是学员培训第四天。所有学员分三组到洞里见习。Eric、Nicolas继续到红罩子洞测量。上大湾的所有队员休整,整理数据和日志。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8]

    今天学员学习测量,仅仅是Eric、Nicolas继续到红罩子洞进行昨天的工作。我也呆在驻地休息。
    下午大多数学员都回到驻地,开始在计算机上录入数据,进行流程的操作。
    等待着晚饭后的会议结束,给Nicolas过生日。嬉闹到十点过,泡温泉,睡觉。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09]

    还是像往常一样,早饭,分组。10:02出发,今天和小Florence、Olivier到皮硝洞。地图显示4公里,最后500米是个痛苦的地段。
    在桂花下车,开始徒步,半个多小时到达皮硝洞。向往已久:出名的石膏晶洞也在这里,一直都只是听说,并未亲眼所见,也不知道今天能否有机会一睹芳容。洞道虽然颠簸,但是没有什么难度,当到达第一个下降的陡坎时,才反应过来,这次又没有机会见到石膏晶洞的漂亮了。也从这个陡坎开始艰辛的路程。20米的陡坎下着并没有什么难度。到底后开始走上坡路,一会儿又下坡路,如此连续,来到了上行的24米处。借着设备赶时间上行,时不时的被上面队员弄下的细小石子打在身上,也就是一个字:疼啊!到顶后转个弯平移,又下30米,到底等待队友间,抓紧时间休息。继续前进,这段路况还算好,也乱石林立,不过没有上下的大坡度。又一个27米上行,途中过了一个牵引点,四个锚点,体力上没有问题,只是郁闷,又被Olivier弄下的石块砸在手上,见了红,生疼。到顶,等待小Florence上来。继续赶路,走过后才认为这段路是最痛苦的,一百米的斜坡,不能直上,只能在上面之字形的点点移动,膝盖都想哭了。过了这个大斜坡很快便到了今天的第一个测量点:一个未知深度的竖井。乘Olivier打点做系统下去的时间,我和小Florence又走八百多米去第二个测量点。就快接近测量点时,却因为需要攀岩,有几个仰角,小Florence过不去而放弃,返回。估计Olivier点做得也差不多了,小Florecne下去和他会合,测量。在等待很长时间,冷得不行,找个干燥点的地方睡觉。迷糊中看到他们的灯光知道他们回来了。走到竖井边,等他们上来后,从Olivier口中得知:竖井深度140米,但是绳子不够,差20米到达井底。看得出他一脸的兴奋。
    让绳子留在岩壁上,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后,已经七点了,开始返回。又重复来的过程,只是方向边了:下百米大坡、下27米、上30米、下24米、上20米、、平坦大道。出了洞口,手机有信号时便开始联系大巴车来接我们。
    当我们走到路边时,大巴也刚好到达,上车,22:35。一身的疲惫,就连来接我们的老向哥朋友都没有精神招呼下。
    回到驻地,匆匆吃了饭,泡个澡,早早的就上床睡了。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0]

    醒来,和平常一样的累,一样的躲在被子里不想起来。
    明天双河就要结束了,今天大家都会在洞中努力增加双河洞系统的长度。
    早饭前,知道分组。决定和Jean一组去双河水洞。听Nicolas说洞中不需要S.R.T装备,便把包清空,分担Jean的物品。塞了一艘橡皮艇和绳子,也算是今天的个人物品了。
    吃了早饭09:40出发。bus载着我们向目的地驶去,另一组的Olivier、小Florence、Pascal继续昨天的140米竖井,底下极可能有很长的洞道。
    路途中,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明媚阳光暖人心房。也遐想不断:公馆桥上的小家碧玉,如此恬静,红绸衣,疑是江南的水乡,让人如此眷恋。
    明媚的阳光拨开厚重的乌云,刺透心里的痛,灼烧着,焚尽一切的苦难;遍地的菜花也黄了,可谁又知道她为谁怒放呢?
    小Florence组在桂花下车,我和Jean继续,直到公路的尽头。下车、徒步,十多分钟便到了双河水洞。在附近开始有人投资做双河水洞、石膏洞、团堆窝天坑的旅游开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破坏太大,多考虑点环保的东西。
    突然Jean从包里拿出个矿泉水瓶子,Look!娃娃鱼,是前几天老赵带其他组队员时,在大湾那边捉的。四厘米左右,静静的躺在瓶底。Jean将它放生到河里,我们开始给橡皮艇充气,开始今天的工作。先划过一段阴河,又接着走路,索性把皮艇收了,扛着皮艇行进一点都不方便。也不知走了多远,Jean说又需要用皮艇,于是又充气,继续在阴河、浅滩间交替前进。最后到达一个大厅,是个岔洞口。将皮艇放气入包。真正危险的路段开始:走左边的路,没多会儿爬上二十多米的岩壁,在河水冲击出来的“路”上面小心攀着,边走边找着前进的路,稍不留意,便会堕入黑暗,死神也帮不了你。
    途中经过一个支洞。由几块塌方的巨石挡住,只能由上面跳过去,中间有一米五的距离,深度也在七米左右。Jean先跳过去,用绳子做了个系统运包过去。他叫我拽着绳子跳,看着一道黑暗,心理上也是害怕的,只是我相信I Can。跳过去后,给Jean做了个夸张的动作,他说他知道,但他也知道我能。转过弯到了一个鹰嘴,需要使用安全带,底下直接二十米,当时就郁闷了。告诉Jean:Nicolas tell me,Today,We don't need S.R.T。“啊~~Nicolas,你搞哪样鬼!”很标准的贵阳话,我们都笑着。只好用绳子、快挂临时的做了一套,而这段路也庆幸只是三米平移。
    过去没多久便在一个岔路存下绳子和安全带,向左面的支洞行进。到达一个大厅开始今天的测量,这个厅是双层洞,下层河道,已经测量过的,我们去测量上层洞。
    Jean为前点,画草图、记录、做点,我使用激光测距仪和角度仪在后面给他报数。这个上层洞基本都是由塌方形成,也有一些水侵蚀形成的洞道,是个较复杂的洞系统,我们也在主洞和各个支洞间来回穿梭。最后,在一个小的支洞,Jean叫我爬过去,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开了远光灯,熟悉!这是我们开始测量的那个大厅,底下高高的岩壁,只好又攀下去。到坡面后,我才发现Jean也不仅仅会关心Younger Sister的,哈哈...连通到今天的起测点,Jean看了下表,结束今天的工作,按原路返回。
    收绳,横移,攀行,有好几个点找不到下行的抓点,又斩断绳子做了保护,划船出洞。带来的绳子也只剩下三分之一,轻了不少。返回到公路上在村民家找了电话,叫余师来接我们。
    21:04,余师开着县政府的jeep来了,上包,上车,告别村民,返回太宗旅社。当地政府请客为我们饯行,匆匆到楼上换了干净衣服。上桌,一直笑到下桌,只是因为我们回来前“胖娃”嘴就一直没有停过,直到我们所有人都吃好后,“胖娃”还要打包宵夜。大家都说笑着:看来他老爸不贪污,那点家底是不够他吃的哦。
    饭后和Jean去温泉泡了回来,整理今天我们测量的数据。今天测量长度1131.4m,而双河现在总长度也达到了117.XXkm
    A Good Day!

TOP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1]

    双河考察结束,所有队员都在整理装备,等待早饭。饭毕,将行李、装备一件件的塞上车,再一一告别。10:07正式离开温泉站,向桴墕站进发。
    路经正安城,县政府请客吃午饭。14:43继续上路,所有队员昏昏沉沉,没再多说什么,基本都在车上睡觉。余师一个人小心的在山路上驾驶着bus。等迷迷糊糊的醒来,也快到桴墕。大脑也渐渐清醒,开始兴奋起来。16:11到达桴墕。安排队员住出,下装备。然后和老李哥、老贺哥到派出所登记法国队员护照,逛街,准备明天的午饭。
    晚上桴墕乡政府请饭。饭毕,回到驻地研究地图、资料、安排计划。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2]

    昨天晚上就知道分组,今天和Olivier去山羊洞和冯家洞。吃完早餐收拾装备,由于是去年定位的一个新洞,没有进去过,不知道洞里的情况,所以只好带着大量的绳子、挂片,电转也带着,两个人都负重二十多斤。
    10:02坐着乡里的越野车出发,双槽门村方向,仅靠着GPS导向,寻找着过去。颠簸了半个小时,过了双槽门,乡里派给我们的司机开始不干了,说什么过了双槽门村地界就不走了。连哄带骗,又走了段,最后我和Olivier只好下车,约好司机晚上七点准时到我们下车的地方来接我们。
    和Olivier借助GPS在山坳里上行,先找到了冯家洞,可不是今天的重点。继续在山上绕着、爬着。走了近一公里,才找到山羊洞,而且离村路也没有多远。
    看着杂草丛生的天坑,Olivier开始算计如何偷懒了。还好有个老农正在山上溜牛,于是我上前询问有没有下到坑底的便道。老农很热情的带着我们在陡坎上穿行,最后给我们指了条下到谷底的路,回去了。再次给老农道谢,和Olivier继续前进。借助山上毛竹,灌木小心翼翼的下降,没有百米就到达天坑内,沿着水道向洞口穿越,想快却总被丛林里的藤条牵拌着,步速自然也提不起来,而身上的衣服也在行进中湿了干,干了再湿中交替着。好不容易到达洞口,休息会儿,开始测量。Olivier今天居然带的是皮尺,而我带的激光测距仪也不知道好用,只好用皮尺慢慢测量。
    一个点一个点的测量,一段又一段的拉着皮尺,缓慢向前推进,太慢了,严重影响工作进度。再一次尝试激光测距仪,这次居然成功了。原来是我们操作不当,手持时振动过大,反射回来的光束不能被测距仪接收,而导致报错。
    继续沿着主洞道大段,大段的测量。最后却因为洞道被水所淹没,而结束主洞道的测量,开始返回测量其他的支洞。回到一个土坡,Olivier在绘制时发现此处的岔洞。爬上湿滑的土坡,小心着,手脚并用,却不小心发现前人的脚印,叫回Olivier,拍了照,继续去测量此处的支洞,半个小时左右便完成支洞测量。返回主洞道,沿着阴河上行,找到水源的岔洞,继续测量,河道慢慢变得高大和开阔。没有多远就出现岔洞,左边为旱洞,右边为水洞。依旧沿着水洞测量,却在一个转弯,两个洞道重合,形成一个更大的洞厅,有很多的塌方巨石。
    继续向前推进,洞道又慢慢变窄,也开始陡峭。各点间也以6度左右上升。再测量了四个点,时间问题,开始返回测量,完成左边的旱洞。返回洞口,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今年凝冻时剩下的冰块。穿过丛林,爬出天坑,在山路上奔行。18:42到达下车的的地方,等待。天也突然下起雨来,跑到路边一户农家屋檐下躲雨。农家的热情也不是方便去打扰,继续在屋檐下等待,七点,七点十分,七点二十,早过了约定时间。和Olivier吃了点早已成渣的面包决定走路。背起装备,沿着土路,两人借着微光,大步回撤。走了两公里多才看到来接人的的jeep,上车,没再多说一句话。
    回到驻地,换了衣服到食堂吃饭,其他三组也仅仅回来一组,瞎侃中也得知其他组对越野车司机的印象呀不怎么好,就一穷乡僻壤土包子。谈话间其他组返回。今天结束。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3]

    八点过起来吃过早饭,才知道自己分组,和Jean、Olivier继续山羊洞。上了越野车,直驶山羊洞。Jean知道到山羊洞的路,晓得还能继续想前行驶,要求司机继续向前开,司机看着老外的中文也只是一脸的无奈。
    下车,开始山路,虽然不怎么好走,但总还是比昨天少走七、八百米,而且也是轻装上阵。陡坎,天坑,继续昨天的测量。
    两个但后,突然见到亮光。穿洞?把周围情况草绘之后,走出洞道,原来是个天窗,左边上爬可以进入一个支洞,测量没多久就再没找到前进的路。右边是河水的水源方向。崖壁上也有股煤水早将岩壁涂成了黄色。将这个天坑测量完,继续沿着河道前测。而在河道周围也附有好些小支洞。在一低矮处,匍匐着爬过去,又见亮光,难道这里是河水的源头?走出去才发现,又是一个天窗。而且在天窗和洞道的接口处还残存着大量的冰块,可想而知今年这里凝冻灾害的严重。大概查看了下这个天坑:植被完好,原始森林的感觉,一种生命的沧桑,处处显露的希望。
    继续向前追赶Jean他们,大概走了二十五米,又看到残存的冰块,真的有些害怕,今年的凝冻桴墕乡人们是怎么度过的?
    思考着也不能停下脚步,却在一个岔洞处和Jean他们相遇。被告知这条阴河很长,他们也没有到头。现在开始回撤,顺便将未测量地段清理干净。支洞,天坑,支洞,天坑,一点点的搜索,一点点的回撤。
    快到达昨天我和Olivier测到的点时,Jean发现了一条很宽的支洞。时间关系,测量速度也不同一般,给人在洞中奔跑的感觉。很块连接到了主洞道,结束。
    返回地面,走到路边时七点过,可我们还是等到了七点四十左右才看到车来。吃了饭,简单汇报今天工作,睡觉。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4]

    今天只有两组进洞,一组响水洞测量,一组麻湾洞,剩下的人休息,整理数据,日子过得还算悠闲。
    中午到餐馆炒几个小菜,煮条江团,好好的润了下胃,缓解了这几天紧缩、干燥的肠道。
    下午继续弄完手上的事儿,开始挂网和堆朋友乱侃,却听到LS暴乱的消息,晕很。
    Eric和三哥在吃晚饭时先出洞,结束今天的工作。大家凑在一起吃喝,瞎侃着完成晚饭。
    回到驻地,继续挂网,等待十二点去接剩下的队员。
    准时的队员,美好的一天,结束,睡觉。

2008中法喀斯特洞穴联合考察[20080315]

    吃过早饭,开始满街的找车,有队员继续到山羊洞,却因为据说乡里的越野车出了公差,没有回来。好不容易找到个长安双排座,谈好价钱,约好地点,回去给队员们准备午饭:包子、鸡蛋、饼。我和双排座送Bruno、Pascal、Olivier去山羊洞。由于对当地地况不熟悉,才过双槽门,司机又不走了,没办法,只好给他加钱。颠簸着将这组队员送到目的地,约好了六点半司机来接他们。我便和司机返回桴墕乡里,到达时候都已经11:21。躺在床上写日志,却睡着了。
    十二点半左右,老李哥过来叫吃饭。朦胧中:怎么又吃饭了?又到昨天中午去的餐馆,吃得中方队员很舒服,可却不怎么合法国队员的胃口。吃饭着,讨论下午的工作:一组人到煤洞湾洞收绳子,一组人到响水洞收绳子。
    吃过饭,带上装备,我和Jean、Nicolas到响水洞收绳子。14:02bus带着两组队员向着目的地出发,为撤离桴墕站做准备。
    很快下了大巴,开始徒步。半路上遇到老钱哥他们组:老钱哥、九部、操哥都已经出洞,在路边烧起柴火烤包子,等待三哥和Eric出洞。招呼下,我们继续向响水洞进发。走了一公里多,到达响水洞。穿装备,带上包,Jean和Nicolas先下,我磨蹭着到达洞底时遇到他们将存在洞里的设备背回。一起回到降落点,等待Jean和Nicolas先返回地,我则在后面开始收绳子,拆锚点,慢慢操作着,小心翼翼的解着各个点,半个小时后完成,返回地表,共拆解了8个点,120米的深度。将绳子整理好,自己使用的设备进包,分配装备,每人都背负二、三十斤的东西,开始徒步返回驻地。走了近五公里的山路,到达驻地。换了衣服,看看才五点,玩会儿,到食堂吃饭,Pascal组回。直到八点三哥组才回来。
    操哥早晨出门的时候已经在外面订好了一锅的鸡肉,过去和他们吹牛,十一点过回去睡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