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远征军历史照片上:抗战老兵找到自己 人像分析专家称“高度疑似”

中国远征军历史照片上:抗战老兵找到自己 人像分析专家称“高度疑似”

一张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历史战地照片,让贵州抗战老兵陈友礼老泪纵横。“那上面的人就是我呀”陈说。

  同样的笑容,相同的手势。2015年8月20日,84岁的抗战老兵陈友礼笑容满面,与“当年的自己”合影。这是——穿越了71年的微笑

抗战老兵陈友礼.jpg
2015-8-23 17:11

美国战地记者拍摄的老照片.jpg
2015-8-23 17:11


  震撼世人的笑脸

  8月20日下午,客厅里,84岁的抗战老兵陈友礼满脸皱纹,头戴志愿者团体赠送的远征军纪念帽,左手抱着一个相框,右手伸出大拇指,笑着坐在椅子上,等待记者按下快门。

  相框里的照片上,一名中国孩子兵穿着宽大过膝的远征军军装、脖子上系着一个干粮袋、肩上挂着两个大水壶和一个漱口杯,正对着镜头竖起右手大拇指微笑示意。

  老人与照片,两者之间共同的微笑,让在场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眼泪夺眶而出。“在这个瞬间,历史被压缩了71年。同一个人,隔着时空,与自己对视交流。一头是硝烟战场上的青春少年,另一端是皓发如霜的安详老翁。”一名志愿者说。

  据介绍,找到这张照片,周折不少。此前,中国抗战史专家章东磐等中国民间志愿者,自费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个多月,整理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两万三千余张战地照片,这是其中一张。

  之后,他们从这些战地影像中选出其中首批数百张照片,编辑出版了《国家记忆——美国国家档案馆收藏中缅印战场影像》。书中,这张中国孩子兵的照片注释为:“李占宏(Lee Chan-Hon)刚刚满13岁,尽管已经在中国军队里服役两年,仍然稚气十足,面对镜头做微笑状(1944年11月23日)”。

  战场上,孩子稚嫩而又自信的微笑表情,极具标志性,震撼了世人。腾冲国殇陵园、松山中国远征军雕塑方阵,以这张照片为原型,创作了立体塑雕供人瞻仰。

  2014年,一次机缘“发现”这张照片后,贵州抗战老兵陈友礼坚称照片中的人物就是自己。他说,“这是我们在攻打龙陵后,1944年冬天,两个美国人给我照的,那时我13岁”。

  无需印证的真相

  陈友礼说,他1931年出生在毕节赫章县平山乡,从小丧母,跟着奶奶长大。8岁时跟着一个乞丐来到毕节,乞讨度日。之后,乞丐将他送给了一个女人。由于受不了虐待,11岁那年,他报名参军。

  在昆明等地受训后,他被分入国民革命军第5军200师600团3营8连。1944年,滇西远征军大反攻,陈友礼先后随部队参加了怒江惠通桥保卫战、攻松山、龙陵、黑山等战斗。

  2012年,陈友礼被贵州关爱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找到。

  据志愿者邹继红介绍,有一次,他与老人聊天得知,其一生未留抗战时期的照片,是心头的一大遗憾。去年夏天,他从网上下载了《国家记忆》里那张孩子兵照片,请经营影楼的朋友放大、装裱后,与同是志愿者的雄承科、刘娜一起,将照片送到陈友礼家中。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时,老人望着照片,异常激动,泪水不停掉落。“你们是从哪点得到我的这张照片?”

  老人回忆,拍照地是云南龙陵县,当天,经连长示意允许后,美国人先在战壕里给他拍了第一张,之后,又让他来到一个岔路口拍照。事前,还在存放物资的地方,拿来了军毡背在身后。摄影结束后,他得到了两名美国军人送的两块饼干,作为奖赏。

  鉴于事关重大,志愿者们重新找到高精度照片,用放大镜寻找各处不寻常细节,与陈友礼一一印证。

  为何要背两个水壶?

  “我是连长的勤务兵,另一个水壶是连长的,里面装着盐巴和辣椒。”

  为什么头上会有两个帽檐?

  “当时,部队新发军帽不久,由于帽大头小,我将新旧帽子重叠着戴……”

  同时,陈友礼还讲出了照片里隐含的细节,他脖子上挂的干粮袋里装着两个馒头,所以干粮袋看上去不平整;他穿的是胶底帆布面的军鞋,这在当时并不常见;由于语言不通,伸出拇指是对美国军人表达“顶好”的意思……

  其实,细心的志愿者发现,照片上两处痕迹符合老人现在的情况,他伸出的右手大拇指,比普通人瘦长;照片上的孩子和老人一样,有一颗龅牙。而且,照片的原始英文图说上的拍摄时间、地点,以及人物的年龄,都与陈友礼的经历吻合。真是巧合吗?

  虽是如此,志愿者们仍然慎重地将他的照片送给贵州省公安厅技术处的技术人员,以及精于人体面部结构的南京画院和贵州知名画家鉴认,回复都是:高度疑似。

  邹继红说,“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他能立即说出拍摄时间和地点,没有丝毫迟疑和思考。但拍摄者为何将名字记错,我们不得而知。”

  转念一想,照片是否真的就是他本人?已经不重要了。邹继红说,“这两个相同的微笑表情,穿越了71年,融合在一张照片里,见证的是国难当头,国家和民族付出的巨大代价。一个普通小人物,在历史洪流中的无奈和顽强……”

  陈友礼一生经历了抗战、国共内战、抗美援朝,九死一生回到了贵州老家。

  本报记者 黄震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