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双河洞与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申遗失之交臂

双河洞与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申遗失之交臂

  6月23日,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申遗成功,作为其组成部分的贵州施秉白云岩喀斯特,入列世界自然遗产。据了解,从开始申遗到最后取得成功,历时6年,历经曲折。近日,施秉县旅游局副局长王云向记者披露了申遗详情。

  最初“提名地”施秉未入围

  2007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1次大会上,我国南方喀斯特第一期顺利通过评审,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当时,我国政府郑重承诺,用三至五年的时间完成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的申报。

  随之而来就是选址的问题。我省是喀斯特地貌的重要分布区,申报二期项目,不能“缺席”。但是,最初的“提名地”中并没有施秉。

  织金洞是比较被看好的地方,但经调查,它不符合条件,因为不具有“唯一性”,美国猛犸溶洞已成为了世界自然遗产,它与织金洞基本同质。此外,兴义的峰林喀斯特、黄果树大瀑布,都曾被提出,但都不符合申遗条件。专家们只好拿出地质资料和地图,重新选址。贵州师范大学南方喀斯特研究院熊康宁教授等提出了安顺格凸河、绥阳双河洞两个点。

  专家们发现,贵阳以东的地区的地质地貌有些特别,便提出在这一地区寻找另一个申遗点的想法,目标是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

  梵净山首先进入了专家视线,不过,它不是喀斯特地貌,不符合申报条件。这种情况下,位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范围内的施秉云台山等逐渐进入了专家的视线。

  专家惊艳云台山横空出世

  2007年左右,省建设部门组织专家深入云台山、双河洞、格凸河等预选点进行考察,根据考察情况,省政府确定将这三个点作为重点考察对象。经过反复考察论证,格凸河逐渐被淘汰,调查活动主要在云台山和双河洞之间进行。

  “随着专家考察的深入,云台山渐渐占了上风。”王云说,2008年9月13号左右,国际著名喀斯特专家史密斯到云台山考察时,认为它符合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第七条标准。

  9月20日左右,施秉白云岩喀斯特迎来了世界喀斯特的顶尖专家威廉姆斯先生。在考察中,威廉姆斯首先走进了施秉黑冲,路途,他看到的白云岩喀斯特发育不好,有些失望,沉默不语。来到一个叫“茶树老”的地方时,塔状的、锥状的、石柱式的白云岩喀斯特跃入了他的眼帘,威廉姆斯露出了笑容。

  后来,威廉姆斯又深入入云台山考察,到杉木河漂流,为杉木河的峡谷深深吸引。考察结束,威廉姆斯说,施秉白云岩喀斯特完全符合申遗第七条(自然美)、第八条标准(构成代表地球演化史中重要阶段的突出例证)。

  在威廉姆斯之后,英国专家伍德也分别到双河洞、云台山考察。他说,云台山申遗范围有两大水系,这在世界自然遗产中很罕见。他还断言,施秉喀斯特申遗范围,可能填补一至两项科学空白。此后,威廉姆斯的师兄桑赛尔以及云南理工大学的梁永宁教授也来到施秉申遗区内考察,都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据了解,双河洞也有白云岩喀斯特,但存在石膏等成分,它的地貌仅有洞穴(长达137公里),很单一。相比之下,施秉喀斯特申遗范围除了溶洞,还有峰林、有峡谷等地貌,丰富多彩。

  临近大考化解“卫生检查”险情

  不过,所有前来考察的专家都提出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施秉县乃至贵州,未发表过关于施秉白云岩演化过程以及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的论文。而要申遗,必须有权威论文支撑。

  情势急迫,施秉县立即启动科研项目,省科技厅划拨了100万元资金支持。随后,贵大、贵师大等高等院校的专家纷纷进入云台山进行全面的考察研究。

  由于科研工作扎实有效开展,施秉县如期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了申遗文本。整个中国南方喀斯特的申遗文本在2013年初完成,并于2013年的2月29日送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遗中心法国总部。世遗中心的专家认定,中国南方喀斯特申遗文本符合操作指南规程,予以受理。不久,包括施秉喀斯特在内的申遗地均获得了提名地资格,取得了“入场券”。

  随后,申遗工作进入了整治阶段。根据世遗中心的安排,专家组于2013年8月25日到施秉喀斯特申遗地进行大检查。

  “施秉白云岩喀斯特申遗范围获得提名地资格后,要做大量的工作迎接大考,那段时间太忙碌,压力非常大,而且出现了影响到申遗成败的问题。”王云说,2013年6月17日,距离“大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威廉姆斯造访施秉,并进入申遗范围内考察。在西北部一个叫石桥的寨子考察时,一位村民习惯性将垃圾倒在了路边,威廉姆斯发现后很生气,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施秉县当即进行整改,引进垃圾、污水收集系统,对申遗区内所有的垃圾、污水进行统一收集,目前,这种做法已经常态化。

  因为石桥在申遗缓冲区范围,加之施秉县的整改力度很大,威廉姆斯才未予追究,“险情”化解。

  据介绍,施秉喀斯特申遗成功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主要是保护好遗产地内的资源,保证其始终具备良好的生态。“如果保护不好,复检未获通过,依然会有取消世界自然遗产资格的可能。”王云说,申遗成功之后,施秉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吴通武本报首席记者罗茜 (2014年06月25日贵州都市报《施秉申遗 一连串“惊险”》)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