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5百年后,播州土司杨辉葬地发掘

5百年后,播州土司杨辉葬地发掘

在遵义县团溪镇白果村的雷水堰有一座“皇坟”,“皇坟”被巨大的封土覆盖,封土堆前立了三块墓碑。根据碑文,文史界一直认为这里就是播州杨氏第二十四代土司杨辉之墓。2015年5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通过对杨辉墓和墓祠考古发掘,并对墓园格局进行梳理时,有了一个惊人的新发现:“杨辉墓”10米前的另一个墓室才是真正的杨辉墓!原来的“杨辉墓”是谁的?两个墓室到底是什么关系?事隔500余年后,播州土司杨辉再次给世人出了一个谜题。

  ■张兴龙记者王文娟

  杨辉一生传奇

  杨辉,明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出生在遵义,因其父杨纲“老疾”,16岁时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袭播州(遵义)宣慰使,成为播州杨氏第二十四代土司。他虽然只有51岁寿命,但一生却极具传奇色彩。

  据明史记载,杨辉很重视自己小王朝的经济发展。他不仅有庄田145处,铁冶24处,银场1处,菜园26处,蜡崖(采黄蜡)8处,猪场11处,鱼潭13处,还有茶园、漆山、杉山、管马院、小厨局、大厨局、机院(纺织)等。

  年轻时杨辉就非常有政治眼光,积极响应朝廷征召勇于建功立业,得到了朝廷极大的认可。杨辉17岁时,镇远的金台组织苗民起义,播州的草塘、江渡的苗民起兵响应,朝廷的统治受到威胁,皇上派兵征剿。杨辉当即组织大军,“输栗以饷”,获得朝廷奖谕。1455年,时蒙能在湘西、黔东一带领导苗族起义,朝廷命南和伯、方瑛领兵讨伐,并命杨辉征战铜鼓、五开“叛民”。时年23岁的杨辉抓住这一机遇,置生死于度外,身披甲胄,亲率土兵奔袭接应,表现突出,又得皇上“敕奖”。之后,他又参加了一些重要战事,为朝廷平息了不少战乱,保障了中央政府的运转,也为自己建立了赫赫功勋。

  功勋到手的杨辉绝不是个温和的上司,御下极其残暴。不少史料上都记载,贪图享受的杨辉买来当地土著和苗族的男孩,将其阉割,如同皇宫和王府的内侍宦官一样,把这些阉人留在自家府邸奴役。家中小妾使女,也多有被其打死的。

  内宅堪称“宫斗戏”

  对外手腕强硬处理得当,但杨辉的内宅却是腥风血雨,堪称一部精彩绝伦的宫斗戏。

  杨氏土司世代与周边贵族大姓谢氏、田氏、俞氏、张氏等联姻。杨辉之母为俞氏,后来他也迎娶俞氏女子为妻。由于俞氏长久无子,杨辉又迎娶思南田氏为妾。不料,两女同年产子,俞氏产子杨爱,田氏产子杨友。杨辉偏爱田氏,在其唆使下,自然也偏爱田氏之子杨友。就在杨爱八岁的时候,俞氏病故,田氏被扶正为妻。没有了障碍,田氏开始迫害杨爱,试图消除杨友即位的障碍。只是由于“火者”(相当于宫廷的宦官)的保护,田氏的企图才没能得逞。

  原本杨辉欲将播州侯位和播州宣慰使位传袭给杨友,但按照中国传统礼法和杨氏家法,“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杨辉的想法遭到众人极力反对,无奈之下,杨辉不得不把官位传袭给了杨爱。

  但宠爱杨友的杨辉总想给心爱的儿子安排一个有实权的位置。杨辉上疏朝廷,谎称夭坝、干地53寨和重安长官司辖地湾溪(今凯里火车站处)诸寨屡被苗蛮占据,请求朝廷督令湖广、贵州两省会兵征剿。成化十二(1476)年,杨辉打败夭坝、湾溪、干地诸苗寨,并向朝廷谎报年仅13岁的杨友“谋勇冠军,手刃七贼”,建议设安宁宣抚司,授杨友为安宁宣抚使,世袭统治怀远、宣化两个长官司,靖南、龙场两个堡。虽然做大了杨友的势力,但也为播州统治集团内部的和谐埋下了隐患。

  两子兵戎相见

  1483年,杨辉病逝。从此,再也没有能够镇得住杨爱、杨友的人,同父异母的两兄弟很快兵戎相见,连年争战。遵义县新舟镇官城是杨友的庄园,杨友和杨爱曾在此发生过激烈的争斗厮杀。在两人的争战中,杨爱吃亏较多,损失惨重,公私房屋被焚毁无数。打不过的杨爱抱紧了朝廷的“大腿”,向朝廷恳求出兵镇压杨友。

  在杨爱的再三奏请下,朝廷命四川镇巡官调兵平息。杨友为避朝廷追杀,诈死逃到今凯里市三棵树镇党果村。巡官上报朝廷:杨友虽然有构乱大罪,但已死,其子杨弘尚能侮过自新,且诸苗也较听其约束。嘉靖初年,皇帝授杨弘为土舍,世袭统治安宁地区。播州分流到黔东南的杨氏,世袭统治凯里224年。自此,无休止的同胞兄弟之战总算结束了。

  单墓室成谜

  杨辉虽然死了,但这位聪明的播州二十四代土司仍然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

  一直以来,在文史资料中都记载有,杨辉墓位于团溪镇白果村北山湾雷水堰旁,为杨辉和其妻田氏、俞氏合葬墓。墓呈椭圆型土堆,高4米,直径30余米,占地800多平方米。墓前有石碑3道,从碑文判断,墓葬是古播州第二十五世宣慰使杨辉及二位夫人的合葬墓。左侧是正室夫人俞氏,右侧是侧室田氏。墓碑前方约100米处,有巨型石柱两根,现存一根(实际上只有半根,现存的一根上部已断,但其做工精致,上面的龙凤纹还清晰),墓西约400米有寺庙一座,为杨辉祠。

  上世纪80年代,经发掘清理,考古人员确认“杨辉墓”是一座单室石室墓,墓中出土大量随葬品,其中最有份量的莫过于杨辉墓中的一套七十件的陶俑。这套陶俑为彩漆绘,形态各不相同,手中或持锣、鼓,或持兵器,或牵马、或扛物,有文官武士、杂役等,个头虽小,但全面系统,代表了各行各业,场面非常壮观。

  “杨辉墓”的发掘,虽然出土了数量众多的珍贵文物,却留给考古学家们一个巨大谜团:墓前分明立有三块墓碑,为什么墓葬只有一个墓室?如何安放三位逝者的灵柩?这在遵义的播州杨氏土司墓葬发掘中,是从未遇到过的情况,但是墓前的墓碑又清楚无误表明,这就是“杨辉墓”无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杨辉墓的单墓室成了困扰在考古工作人员心中的难解之谜。

  真杨辉墓面世

  2006年,一件事情引起了文物工作者的关注。当年2月,当地村民在“杨辉墓”前约10米处修建坟墓时,挖到了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距地表约50厘米,后确认为一座由3个墓室组成的大型石室墓。

  2015年,为配合海龙屯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整体工作,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遵义县文物管理所,对“杨辉墓”及墓园进行了发掘清理,其中就包括了那处于2006年新发现的三室墓。

  通过考古发掘,考古专家发现,这个三室墓的三个墓室和墓葬后面的三块墓碑存在对应关系,联想到“杨辉墓”三块墓碑只有一个墓室的奇特现象,贵州省考古所所长周必素提出,这座三室墓是否是真正的杨辉墓,而之前发掘的“杨辉墓”是否误判了,可能是其它土司的墓葬或存在其它的象征意义,或者就是“疑冢”。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考古人员在三室墓的中间墓室和右侧墓室,找到了两个用石板拼成的石函。石函内的墓志上赫然印着“宣慰使退斋杨公之墓”,果然,这里才是真正的杨辉墓。

  通过对真正的杨辉墓进行清理发掘,考古专家发现这座杨辉墓气势恢宏,规模庞大,完全不亚于之前发现的任何一座杨氏土司墓。通过发掘,专家清理出大量的陶俑残片,可以辨别的有女侍俑、骑马俑等。然而由于之前杨辉墓曾经被盗,到底有多少文物流失,已经不得而知。

  考古专家有三种观点

  杨辉墓悬案最终盖棺论定,明代声名赫赫,南征北战的杨宣慰和他的二位夫人就长眠于此,那么杨辉墓后面的单室墓(原来的“杨辉墓”)墓主人又是何人?两座墓谁早谁晚?据考古专家介绍,现在对这座单室墓的争论仍在进行中,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疑冢说

  为了避开盗墓,杨辉在给自己修建墓葬的同时,在自己的真正的墓穴旁边,修建一座如此显眼的疑冢,希望起到好的防盗效果。事实上也起到了作用,“疑冢”被盗于1987年,而直到2006年,村民修建墓葬挖出石板,真正的杨辉墓才开始被盗掘。

  风水墓说

  风水学在中国源远流长,明代也笃信风水,认为祖先的墓葬穴位,地脉走势等对后代及家族的兴衰存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本名为《勘处播州事情疏》的古籍中,曾记载杨辉墓风水不好,但是这种说法,也仅能作为一种猜测,找不到可供对比的材料。

  杨炯墓说

  杨辉的父亲杨纲并非家中嫡子,他还有个哥哥杨正声,正声早夭,正声之子杨炯即位,杨炯亦早夭,并未婚配,宣慰使之位又传回给杨昇的次子杨纲,杨纲之子杨辉才得以袭职。单室墓墓相对位置高于杨辉墓,因此判定可能属于早夭未婚的杨炯。

  假设很多,事实只有一个,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围绕杨辉墓的一个个历史谜团也会逐渐揭开。
墓园航拍.jpg
2015-8-8 22:17

  墓园航拍
杨辉及夫人合葬墓.jpg
2015-8-8 22:17

  杨辉及夫人合葬墓,后面是曾经的“杨辉墓”
出土陶俑.jpg
2015-8-8 22:17

  出土陶俑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