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杨文三策保巴蜀

杨文三策保巴蜀

  杨文,字全斌,治播杨氏第14世。掌政期间,继承并弘扬已连续4世的重教之风,修建了遵义以及贵州境内最早的孔庙。军事上,不仅能征善战,且具有统观全局的战略眼光。面对蒙军对南宋的大举进攻,加强播州军事防御和军队建设的同时,还向统筹西南战局的四川制置使提出了保蜀三策,并对蒙军灭宋的进军路线作出了正确的推断。

  父亲杨价病逝后,他即继其父成为西南劲旅雄威军的都统制。此时,蒙军仍分三路由北向南,持续对南宋展开进攻,西路军矛头直指巴蜀。蒙军若攻占巴蜀地区,即可顺长江而下,较轻易地夺取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攻守双方都十分清楚这一点。四川制置使余玠在重庆设馆招贤,征集抗御蒙军的良策。前已述及的播州二冉,就是因此前往重庆的。

  杨文致书余玠,书面陈述了保卫巴蜀的上、中、下三策:“比年北师如蹈无人之境者,由不能御敌于门户故也,曷移镇利、阆间,经理三关,为久驻谋,此上计也;今纵未能大举,择诸路要险建城壕,以为根底,此中计也;下则保江自守,纵敌去来耳。”(宋濂《杨氏家传》)“利、阆”指利州、阆州,分别为今四川之广元、阆中,“三关”指武休、阳安、大散等关。

  余玠对此建议十分赞赏,鉴于当时战局,“移镇利、阆间,经理三关,为久驻谋”的上策已无可能,采用了“择诸路要险建城壕,以为根底”的中策,结合冉琎、冉璞移合州(今重庆合川)于钓鱼山的建议,营建了钓鱼城。并将驻金州(今陕西安康)的军队移驻大获城(今四川苍溪东南西),驻沔州(今陕西略阳)的军队移驻青居城(今四川南充南面),驻利州(今四川广元)的军队移驻云顶城(今四川金堂南面)。“择诸路要险”所建之“城壕”相互照应,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南宋开庆元年(1259年),蒙军统帅汪德臣与亲督大军的大汗蒙哥皆死于进攻钓鱼城之役,蒙军在此进攻受挫并

  由此而扭转了蒙军本处于优势的欧亚战局,皆突显了“择诸路要险建城壕”确为保卫巴蜀的“根底”。

  南宋宝佑五年(1257年),已攻占大理国的蒙军将由云南攻播州,杨文也拟“择险要建城壕”,以为保播州的“根底”。次年,朝廷派节度使吕文德至播州,帮助扬文制定防御方案,并“诏荆湖给银万两”以作军费。(《宋史·理宗记》)杨文选险峻山峰营建了龙岩新城与鼎山城,并分别在其附近构建了相应的关隘与设施,形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龙岩新城建于龙岩山上,龙岩山孤峰一蒂,三面深谷,易守难攻。后蒙军未攻播州,此城未派上用场,明代后期却成了治播扬氏末代袭位者扬应龙的最后据点。这就是位于今汇川区高坪镇境内、距遵义中心城区约28公里的海龙屯。民间传说屯上有新王宫、老王宫,老王宫即指宋代扬文时的建筑,近年的考古发掘已证实了这一点。鼎山位于今桐梓县城东南约5公里处,四周皆为陡壁悬岩,其状如鼎,故名。道光《遵义府志》、民国《桐梓县志》皆载:“城门尚存,石榜镌‘宝佑戊午’四字。”“宝佑戊午”即为南宋宝佑六年,公元1258年。今石榜不存,仅有其他少量相关残迹可寻。

  杨文还预见到,蒙军若不能攻下钓鱼城等“城壕”,必将由西蕃(今青海、四川西部)入云南,再经邕州(今广西南宁)、广州,北上沅州(今湖南芷江)、靖州(今湖南靖县),从背后杀入南宋王朝的腹心地带。若干年后,蒙军大体上是沿着这一路线攻灭南宋的。

  身为雄威军都统制,杨文先后7次率兵或派兵援蜀,由于雄威军骁勇善战,功绩卓著,皇帝下诏在雄威军前加“御前”二字,以示恩宠。杨文也多次获朝廷加官进爵:转武德郎,进武功大夫,迁左卫大将军,加右武大夫,转左武大夫,拜亲卫大夫,加忠州团练史,最后,进中亮大夫、和州防御史,封播州伯,食邑七百户。

  文/曾祥铣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