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在线首页 | 绥阳家园 | 绥阳论坛 | 穿衣搭配 | 淘宝手机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WAP手机浏览 | 加入收藏
返回列表 发帖

二冉资料珍本

二冉资料珍本

寻遍所有资料,都非常少.昨日,偶然翻阅牟应杭老先生所赠"雪泥鸿爪记"一书,有最详尽的记录,实为珍本,在此奉献给家乡网友:
播州二冉与钓鱼城(本文作者:牟应杭)
      冉琎、冉璞兄弟,南宋播州绥阳人,因乃一介书生隐迹乡里,故为一般史籍所不载。但椐“遵义府誌”,“绥阳县誌”等书所载;“兄弟惧有文武才,时称二冉,前后阃帅辟召皆不赴”。南宋末年,蒙古军日逼南下,蜀地形势紧急,宋理宗(赵昀)于淳祐二年(1242年)任余玠为四川制置使,设招贤馆延聘天下人才共商抗蒙救蜀之计,[兄弟二人遂相率往谒]。但居馆数月,终无所言。一日,余玠设宴会宾客,座上客人[皆纷纷竞言所长,而冉氏兄弟默无一言,但唯饮食而已]。于是余玠更辟馆以礼待之。但见其兄弟二人, 相对膝坐于地,用白色泥土于[地上画山川城池之形,起则漫去]。如是者十有余日,兄弟二人乃趋而往见余玠曰:[是可与明公语矣!某兄弟辱公礼遇,思有以少裨益,非敢同众人矣。为今日之计,莫若徒合州(今四川合川县)于蜀口形势之地的钓鱼山,若再任得其人,积众以守之,贤于十万师矣]!玠欣然从其计,大喜曰:[玠固疑先生非浅士,先生之谋,玠不敢掠以归己]。遂不谋于众,密以其事闻于朝庭。诏命以琎为承事郎,权知合州,以璞为承务郎,权合州通判事,徒城之事,悉任其兄弟二人。于是兄弟二人乃踞守钓鱼山,[依山为垒,棋布星分,築青居,大获,钓鱼、云顶、天生……..等几十余城垒,以護蜀口]。(见[宋史. 余玠传])
    钓鱼山东距合州五公里,涪江在其南,渠江在其东,嘉陵江流经北面,至北呈一口字形环绕山东西南三面。山与合州之间,唯一陡削笔立的山脊(俗名薄刀楞)可通。而城中之民,[春则出屯田野,以耕以耘,秋则收粮运薪,以备坚守力战]。(见元人[钓鱼城记]),故徒合州建钓鱼城于此。实乃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扼险而制敌以胜。公元1259年(宋理宗开庆元年,蒙古九年。时距二冉建钓鱼城十三年,蒙古军统帅蒙哥率兵十万攻蜀,见钓鱼城一时难以攻下,穗以精兵三千合围,固守以战,其余悉部调攻重庆。宋军守将王坚见敌势减弱,遂踞钓鱼城力战,用重型土炮轰击蒙军前锋,蒙哥及其守将汪德成同毙城下,蒙军受此重挫,全局震动,遂被迫全面撤离北退。钓鱼城之围得解,使这岌岌可危的南宋王朝,一时得以国祚保存,直至宋祥兴二年(1279年)陆秀夫等败死崖山,建国三百一十九年的大宋王朝(公元960年至1279年)始告灭亡。故钓鱼城之建,影响不可谓不大,它使南宋国运得以延续二十余年(1259年—1279年)。无怪欧洲人把它视为圣地,誉称钓鱼城是[东方的麦加]。(麦加,在今沙特阿拉伯境内,穆罕默德诞生于此,为伊斯兰教朝圣之地)。
    明人周智[跋(钓鱼城誌)后]说:[予賞观天下之大势矣。立国于北者,恃黄河之险;立国于南者,恃长江之险;而蜀处长江之上游,故敌人有蜀,则舟师可自蜀浮江而下,而长江之险,敌人与我共之矣。故守江尤在于守蜀,蒙军南侵而必自蜀始?冉氏兄弟受知余玠[而首划城钓鱼之策,王坚、张钰且战且守,至死不渝,。。。。。。。向使无钓鱼城之築,则无蜀久矣,无蜀,则无江南久矣?故宋之宗社,又岂待宋祥兴二年(1279年),陆秀夫负宋帝昺于崖山投海,而后始云亡哉!]  **      冉氏兄弟所築钓鱼城,距嘉陵江面仅四百余米,城周围长约二十公里,至今仍残留内城、外城、一字城等城墙和七个城门(据元人[钓鱼城记]载,城辟八门)。其他如演武场、皇城、敌楼、炮台和水师码头等,仅存遗址,尚可供游人观赏憑吊。
    又据绥阳地方旧誌等书记载;冉氏故居在距今绥阳县城西南七公里的平木山,今已荡然无存。兄弟二人皆有墓葬。冉琎在绥阳朗里七甲凤凰山下的汪家圜子(今绥阳蒲老场的西面);冉璞与其子从周同兆,葬于绥阳城西金里的徐阳台(今绥阳县城附近的金承乡境内)。清嘉庆五年(1800年)举人绥阳周霖曾得见冉琎墓,墓为石室。虽墓门已圯,而室内朱棺髹漆如新,后曾经绥阳贡士梁嘉树筹款培修。早在明崇祯年间,绥阳知县左懋颖曾于县城建二冉祠,春秋祭祀。笔者六十年代初,曾作考古工作,在一次田野清理工作中,于荒烟丛木乱草中,亦曾得见冉琎墓。窥其规制大小及墓室顶部所存铁环,当是一无椁(棺材的套棺)悬棺的单人墓葬。但遍寻冉璞墓,则无迹可考。
    据悉,今四川省合川县人民政府,正大力保护和维修钓鱼城历史文物,并重新为余玠和冉氏兄弟塑像,垂範后世。
    今二冉的家乡绥阳,不但其故居祠宇已早毁无存,就是笔者当年所见残存的冉琎墓室,经十年浩劫之后,亦无踪无影了。惟清时邑人王作孚有访冉琎墓一诗,尚可寄其感慨。兹录附文后,[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读者或亦当有感于斯乎?
   
     ** 解释:[昺(音bing,仄声,原意为“光明”的意思),八岁的宋(祥兴)幼帝赵昺之名]

    备注:牟老与我的父亲是好友。牟老是解放初期贵阳市军管会领导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后来转业到地方上,曾在省文史馆、省民族学院等多家单位工作,对地方文史研究颇有成效,在相关领域内知名度较高,并为两岸交流做过大量工作。


[ 本帖最后由 chhehg 于 2008-9-29 10:49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牟应杭先生本人著述:“60年代初,我曾作考古工作,在一次田野清理调查中,在与遵义、桐梓和绥阳三县毗邻的元田坝,偶然发现冉琎墓。墓为石室,据其规制大小和墓室顶部所存铁环,当系无椁悬棺的单人墓葬。”(《遵义掌故》)

TOP

返回列表